樂齡網 >>  雜談頻道 >>  文章 >> 文章內容

發表時間:2020-04-20 10:17:57


 我們這歲數的人,生在新社會,長在紅旗下,從小都是接受革命教育。記得小學四五年級時,文革開始了,參加不了紅衛兵,只能當紅小兵。是兵總得有桿槍吧,于是自己用家里的菜刀把柴木削了個菱型的尖頭,綁在竹桿上,再找個紅布一扎,算有桿紅纓槍了。

 

敵人是誰呢?國內當然是封資修和地富反壞右,國外就是美帝和蘇修。

 

有首兒歌至今記得:我有一桿槍,保衛黨中央;我有一面旗,保衛毛主席;我有一塊西瓜皮,打倒劉少奇。

 

69年進中學,還在講要解放全世界三分之二生活在水深火熱中的勞苦大眾。

 

沒有人質疑。

 

到了80年代,才開始反思,開始不相信,開始獨立思考,也開始獨立擔當責任。

到了如今這年頭,經歷了這么多風風雨雨,就業,上大學,出國,再就業,下崗等等。愛國就是流在身體里的血液,遠不在唱頌歌,不在演喜劇。

反而,更多的在于質疑和批判。因為我們懂得:沒有批評,贊揚就顯得蒼白無力。

 

最近看到一位老先生回給一個我們當時杠紅纓槍那年齡(應該還大一點)的孩子的一封信,推薦給各位朋友看看。是否有同感?起因是那小孩子給這位老先生寫了一封信,大概意思是講老先生在祖國取得如此大成就的今天,為什么還說那么多批評的話。

 

回信如下:

 

孩子,你寫得不錯,充滿著你那個年齡人的疑惑。你的想法很合適你,你的疑惑是教育你的人給的。但是,我要跟你說的是:我無法解答你的疑惑。看到你的文字,倒讓我想起很多年前我讀過的一首詩。這首詩是白樺寫的,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他:一個才華橫溢的詩人和劇作家哦。我讀這首詩的年齡大約是12歲,這是在1967年的“文革”中。那時,整個武漢的夏天,都在武斗。就在這年,我這個小學五年級學生,得到了白樺的一本詩集,詩集名為:《迎著鐵矛散發的傳單》。其中第一首詩是《我也有過你們這樣的青春》。詩的第一句:“我也有過你們這樣的青春,那時的我們就像今天的你們。”我讀這首詩時,非常激動,并且永遠記下了。

 

孩子,你說你16歲。我16歲時,是1971年。那時候,如果有人跟我說:“文化大革命是一場浩劫”,我一定會豁出去跟他爭個頭破血流,而且他就是說三天三夜道理也說服不了我。因為我從11歲起,接受的就是“文化大革命就是好”的教育,到我16歲時,這教育已經進行了五年。用三天三夜的道理來說服我,遠遠不夠。同理,我也不可能解答你的疑惑。我就是說三年,寫八本書,恐怕你也不會相信,因為你也有至少像我當年一樣的五年。

 

但是我要告訴你,孩子,你的疑惑遲早會得到解答。而那個答案,是你自己給自己的。十年,或是二十年后,有一天,你會想起來,哦,我那時好幼稚好下作呀。因為那時的你,可能已是一個全新的你。當然,如果你走的是一幫極左人士指引的路,你或許就永遠沒有答案,并且終身掙扎在人生的深淵。

 

孩子,我還要告訴你:我的16歲時代,比你差遠了。我連“獨立思考”這樣的詞都沒有聽說過。我從來不知道一個人需要獨立思考,我的老師說什么就是什么,學校說什么就是什么,報紙說什么就是什么,收音機說什么就是什么。11歲開始“文革”,到21歲“文革”結束,這十年,我就是這樣成長起來的。我從來沒有過自己。因我從來就不是一個獨立的人,只是一臺機器上的螺絲釘。隨著機器運轉,機器停,我停,機器動,我動。這狀態,大約也像今天的你(而不是你們,因為現今16歲孩子中很多人相當有獨立思考能力)。幸運的是,我的父親說:他一生最大的理想,就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全都能上大學。父親說那番話的樣子我還記得。所以我在當搬運工的時候,一心想實現父親的遺愿,于是我考上了大學:中國最美麗的武漢大學。

 

孩子,我經常為自己感到慶幸。雖然我的少年時代接受的盡是愚蠢的教育,但我卻在青年時代得以進入大學。我在那里,如饑似渴地學習和閱讀,與同學們一起討論非常有意義的話題,并且開始了我的寫作,終于有一天我知道了要獨立思考。我還有幸地遇上了改革開放,更有幸參與了整個改革開放的全程。我看到結束“文革”浩劫的中國,從那樣落后的狀態,一步步強大。可以說,沒有改革開放,幾乎就沒有今天的一切,包括我寫這份公開的日記以及你給我寫這封公開信的權利。這一點,我們都要慶幸。

 

孩子,你知道嗎?改革開放的前十年,幾乎是我自己和自己斗爭的十年。我要把過去擠壓進我腦子里的垃圾和毒素一點點清理出去。我要裝入新的東西,我要嘗試用自己的眼光看世界,我要學會用自己的腦子思考問題。當然,學會這些,是建立在自己的成長經歷、閱讀、觀察和努力的基礎上。

 

孩子,我一直以為這種自己與自己的斗爭,自己給自己清除垃圾和解毒的事,只會在我這一代人中進行。意想不到的是:你和你的一些同伴,將來也會有這樣的日子。那就是,自己與自己斗爭,把少年時代腦子里被灌入的垃圾和毒素,清理出去。這個過程,倒是不痛苦,每清理一次,就是一次解放。一次次的解放,會把一個僵化麻木帶著銹跡的螺絲釘,變成一個真正的人。

 

孩子,你聽得懂嗎?現在,我要把這一句詩送給你:“我也有過你們這樣的青春,那時的我們就像今天的你們。”

 

共獲得積分:2 ,共2條加分;共收到:0朵花。

 加載加分內容中...
收藏 加分 送花(送一朵花扣除10積分)
  •  加載評論中...

發表評論


相關文章

    暫無相關文章!

精華文章

雨中月季

[閱讀]

最新活動
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为什么英超各队都讨厌利物浦